发起项目+

巴比特:做比特币生态系统里的植物

记者 梁应杰
  

在云时代,渺小的个人拥有完成史诗般宏大工程的可能。年轻人“融”继承了父亲的遗志,历经磨难学习到最高深的编程方式——屠龙之技,打败了功利化的商业编程,却倒在了人工智能的脚下。

《屠龙之技》是科幻作家长铗2008年的作品。他虚构了一个云时代,那个时代信奉“计算即权力”的哲学,即便是最优秀的程序员也得遵守“云纪元”的规则。


三年后,他遇到了一种虚拟货币,从原理到机制都像极了小说中的构想。于是,科幻界少了个作者,比特币界多了个布道者。


从科幻作者到比特币科普者


长铗,本名刘志鹏,16岁时发表自己的科幻小说处女作,本科和研究生读的都是地质专业,但对计算机和编程十分感兴趣。从2006年起,连续三年获得代表中国科幻小说界最高荣誉的银河奖,是80后科幻作家的代表人物。


如果不是比特币,现在长铗很有可能还是一个普通地质工程师。2011年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注意到了比特币,“这简直是从科幻小说中走出的事物,我意识到20年前凯文·凯利笔下的密码学货币故事正在成为现实。”


为此,他几乎押上了所有身家。不久以后,比特币从30美元暴跌至2美元以下,各大知名网站都在宣称“比特币已死”,很多人选择清仓离场,他是为数不多的坚守者。


2013年,比特币一战成名,巴比特也在圈内声名鹊起。消失在科幻迷视野中许久的长铗以“暴富”的形象回归——有媒体报道他手中的比特币价值增长了16.8倍。实际上,他持有的数量根本算不上多。


在国内,如果想要认识比特币,长铗是绕不开的那个人。他和朋友共同撰写的《比特币:一个虚幻而真实的金融世界》,是一本系统介绍比特币的出版物。


志同道合的数字货币海盗


9月24日凌晨4点,支付巨头PayPal正式整合比特币支付的消息,是巴比特官方微博率先发布的,但巴比特内部并没有安排专人通宵值班。


“我们不需要对员工作硬性的任务安排,因为他们的生活就是比特币,所以总能第一时间了解最新比特币动态。”在介绍团队时,长铗一直在强调兴趣。这个12人的团队极为年轻,有辞掉外企高薪职位加入的,有留学归国的,因为对比特币的热爱走到了一起,做着共同喜欢的事。


如果朗豫没有从支付宝辞职出来,也许现在已经成为一名小土豪。但他一直想基于比特币区块链做些数据分析,所以加入巴比特成为技术总监。


兴趣也是将100多位比特币评论家和研究生聚集到一起的原动力。现在巴比特已经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比特币社区,他们不仅会将国外的比特币信息及研究及时翻译过来,还会将国内的一些研究投到国外。


而巴比特的另一个功能就是提供到账查询服务。基于比特币交易数据完全公开的特性,他们还提供了一些分析数据。比如,告诉爱好者们哪些地址最活跃,哪些地址最富有,以便更好判断比特币的走势。


做比特币生态系统里的植物


据了解,在国内至少有五个团队在做比特币区块查询,但像巴比特一样做数据分析的并不多,为账户建立信用档案就更少了。


目前长铗他们试图建立比特币交易诚信档案,并开放给电子商务平台、交易平台、钱包等服务商。这也能避免匿名交易所带来的一些弊端。“简单来说,我们在做比特币地址和人的桥梁。”朗豫透露,接下来巴比特将推出一款客户端,类似于比特币版的“挖财”,方便比特币使用者记账,里面可以设置自己信赖的商家地址,即白名单。


在长铗看来,这个任务只能由第三方来完成,凡是涉及到比特币交易的平台都有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嫌疑。在国外,已经有不少做类似事情的团队受到了风投的青睐,身份验证服务公司BlockScore刚获200万美元天使轮投资。


目前巴比特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,收入尚不足以支撑团队开支。不过长铗并不担心团队的发展,他对巴比特的定位是做基础信息服务,“打个比方吧,我们是生态系统中的植物,无论比特币怎么演变,市场都用得着我们。”


虽然数字货币的身份仍无法界定,但数字货币的优点是不容忽视的。举例来说,如果将比特币用于慈善捐赠,每笔交易都能第一时间展现给所有人,不用再额外公开记录。在用的时候,账户里的每一笔支出都可以追溯。如此一来就能有效避免诈捐和资金滥用。


老板谈创业创新:


当初与长铗一起创立巴比特的两位好友如今都已淡出。相比其他创业团队,长铗和他的巴比特显得更为孤独,而且他们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营利缓慢的切入点。但在长铗看来,只要团队认准一个目标,即便走得慢一点,依然会有成功的一天,“生态系统中的植物不像动物那样活跃,但它们的生命力更强,可以经历冰川时代而存活下来。”


企业名片


刘志鹏(笔名:长铗),杭州时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EO。


今年4月成立的时戳信息公司,主打产品巴比特,是一个基于比特币基础信息、数据服务的平台。长铗认为,虽然目前数字货币的前景算不上明朗,但从技术层面而言,在不久的将来,它会给社会带来巨大变化。